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再见,火箭少女101

再见,火箭少女101

图片说明:再见,火箭少女101,。

文 | 镜像娱乐2020年6月23日,《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》上,火箭少女再次穿上了选秀时期粉色选手服,贴上属于自己的铭牌,再次跳起《创造101》。至此,这个限定女团的故事,有始有终,告一段落。告别典礼上,虽然都在讲“毕业快乐”,但真的要将告别说出口时,台上的她们和台下的粉丝,还是一起哭了。此时,距离火箭少女2018年6月23日的成团夜,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。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,两年前,11位女孩披荆斩棘,从101个选秀成员中脱颖而出,开启全新偶像时代的画面仿佛还在眼前,转瞬两年的成团限定期便已结束。2018年,是中国偶像元年,在国内女团经历很长一段停滞期后,很多人对火箭少女成团后的发展心怀忐忑,也有人直接表示不看好。但两年时间里,火箭少女500多条强关联话题登上微博热搜,代表歌作《卡路里》红遍大街小巷,成员杨超越更是获得了影响中国演艺人物称号,并登上《人物》与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《超级女声》落幕之后,国内从来没有像《创造101》般将如此大规模的新生代女艺人聚集一堂,并从中孵化出女团。但从电视媒体统治时期过渡到互联网平台统治时期后,互联网势能的释放和粉丝经济时代的开启,将火箭少女推上了一个中国女团多年来不曾有的新高度。作为拓荒者,火箭少女两年的限定发展期中也暴露出了诸多问题,但或许,它已经在中国当前偶像产业的语境下做到了最好。虽限定有期,前路未明,但是,火箭少女注定将在中国偶像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火箭升空火箭少女横空出世前,娱乐领域风头正盛的是85后小花,至于女团,已很久没有声音,自SHE单飞之后,国内女团市场便陷入长期停滞期。所谓停滞不是指没有女团问世,而是产业在发展模式上未有突破,也没有做出一个现象级的团体,诸如蜜蜂少女队、1931等均“出道即巅峰”,生存状况也很是艰难,就如赖美云在SING组合时,很多时候甚至会去参加冲关大挑战这种节目。对比之下,第一个从互联网女团选秀节目走出的火箭少女,发展之路颇有得天独厚之意:出道之夜拿下千万集资;两年时间内陆续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、芭莎慈善夜、NBA中场秀、英雄联盟七周年盛典等大型舞台、活动亮相;与TOM FORD、YSL、雪花秀等国际品牌合作;登上《嘉人》《时尚芭莎》《VOGUE》等一线刊;担任大银幕作品、大IP剧集女主角……出道至今,火箭少女已经发布了80多首音乐作品,成团后平均每个月都有几首作品问世,其中包括了团专辑《撞》、周年专辑《立风》以及多首个人作品,如孟美岐的《犟》、段奥娟的《幸福的时光》、Yamy的《新鲜感》等等。2018年以来,除了为《西虹市首富》献唱的主题曲《卡路里》,火箭少女还承包了《流浪地球》《毒液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等热门影视作品的OST。这些资源,对以前的女团而言是难以想象,也是触不可及的。可以说,火箭少女是互联网巨头第一次入局女团后诞生的产物,同时,11位少女和当年的李宇春、周笔畅一样,也是划时代的一代。2004年,湖南卫视创办《超级女声》,开启了电视选秀新纪元,那一年,李宇春成为风靡全国的新偶像,2018年,腾讯视频推出《创造101》,孵化出了火箭少女。新生事物的力量,似乎永远超出估量。《创造101》这种选秀模式虽从国外引进而来,但它带来的意义与韩国截然不同。《produce101》是给被御三家即SM、JYP、YG统治的韩国娱乐市场撕开一个口子,让韩国中小娱乐公司能找到出口,从而解决偶像产能过剩的问题。但在国内,《创造101》面对的是整个偶像行业,它为“一潭死水”的偶像产业带来了一个新渠道,因为在国内,即便是乐华娱乐、果然娱乐这些“名门”公司,依然缺少曝光渠道和艺人输送渠道。所以,真正做起一个女团,在2018年的市场似乎只有互联网平台能够实现,因为只有在娱乐行业盘根错节布局的互联网公司,才能从流量和资源全方位去扶持女团的成长,火箭少女成团之初,腾讯方也承诺将在音乐、影视、综艺、时尚等各领域为火箭少女助力。两年时间里,火箭少女的演出舞台以及影视OST单曲中,不少都是腾讯系资源或者腾讯影业合作影片。当然,仅有腾讯是不够的,火箭少女的成长中,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角色,那就是粉丝。《创造101》刚开始时,那些年女团发展的艰辛、少女们对梦想的坚持,都鲜明而赤裸地摆在了粉丝面前,与此同时,选择权也被交到了粉丝手中。粉丝们心疼这些女孩的逐梦之路,也将自己对美好的向往寄托在了她们身上,从而成为了这场养成游戏的核心角色之一。当孟美岐逆风翻盘后淡然说出:“我是做得比说的多的人,不想让喜欢我的人失望。”当杨超越出人意料地喊出那句“我是我们全村的希望。”粉丝就已经与这些女孩深度绑定在了一起,代入到了她们的命运之中,这便有了一路走来真情实感的打投、爆肝,以及陪伴。因此,火箭少女两年后升空的高度,取决于自身实力,但腾讯和粉丝,也是她们升空燃料中,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做拓荒者如果说《创造101》是互联网女团选秀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那女团火箭少女便是第一个实践女团在当代可能性的组合。提起国内的女团,我们总不可避免地谈起SHE和SNH48,但一个事实是,SHE更偏向于歌唱组合,而SNH48是日本偶像产业的舶来品。2018年时,选秀市场面向的其实是一个新的挑战,即要摆脱以往女团粉圈自嗨的局面,也不能走上塞纳河的“半封闭式”运营模式,而要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和价值。这条路上,火箭少女的角色便是拓荒者。它对市场的颠覆,第一在于它打破了市场对女团选秀的传统定义。可以说,火箭少女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团队,组合中不仅有经过韩国市场培训的孟美岐、吴宣仪这种成熟选手、有天生自带话题度的杨超越,也有中性风的Yamy和杨芸晴、通过翻唱走红的段奥娟,以及赖美云这种二次元女孩。所以,即便限定团模式跟《produce101》是相似的,但是从火箭少女每一位成员来看,她们都带着鲜明的中国本土女团成员色彩,就如杨超越、段奥娟这种参赛前舞蹈基础薄弱的选手,或许在韩国根本不会有出道机会,但在国内,她们的特质有机会被观众看到,她们身上没有工业化体系下流水线偶像的千篇一律感,也让市场看到了中国女团的内在生命力。第二,便在于火箭少女重新定义了中国女团的商业价值,出道三个月,火箭少女便拿下了超过10家品牌代言及推广,金额高达近亿元。据相关人员透露,火箭少女热度TOP3选手,即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越的广告代言费在1000万左右,相比于业内流传的SNH48顶配200万左右的代言费,已经不再是一个量级。资本市场的认可,对女团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,因为通俗来讲,中国女团能赚到钱,才能活着,才能长久。火箭少女的成绩,确实向市场证明了她们的价值与潜力。从粉丝整理的内地女星实体刊物杂志销量TOP10(截至2020年5月)来看,火箭少女吴宣仪、杨超越、孟美岐都迈入了前十,吴宣仪《时装Lofficiel》《OK!精彩》销量位居前两名,销售额分别为523万元和191万元。在音乐领域,火箭少女第一张团体数字EP《撞》以超2000万的销售额成为了QQ音乐2018年首张“殿堂金钻唱片”。作为时代的幸运儿,火箭少女享受着红利,但同时,她们也要直面当下偶像产业所有的不足,这从两年的限定期便可见一斑。成团不久,火箭少女便闹出了孟美岐、吴宣仪、紫宁三人的“双团并行”风波,背后资本势力的博弈让不少粉丝直言心寒;火箭少女推出首张专辑《撞》后,不少粉丝爆肝争取专辑首唱会门票,但最终首唱会却变成了见面会,据粉丝透露是因哇唧唧哇未向场地报备用途,最终演唱会才被禁止,这都侧面印证了国内在偶像团体运营中的不成熟。这些问题之所以存在,本质上便是因为中国的偶像产业,如今正处于一个转折点。回溯来看,SHE出道以及《超级女声》火爆的时期,唱片公司/电视媒体当时都拥有一整套较为成熟的娱乐工业体系和资源体系,如今,互联网时代到来,全新娱乐环境正在成型过程中,偶像产业处于建基阶段,这个时期,市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,这也是大环境的无奈之处。《创造101》的总编剧顾问曾经撰文道,因为觉得中国娱乐产业发展得不够好,因此试图通过节目催化市场成熟,以此倒逼整个产业发展。这句话虽然受到了质疑,但确实是中国当下偶像产业发展的真实写照:先做团体,再去打造配套的基础设施,摸索偶像团体的运营之道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火箭少女的发展中虽有不足,但或许,它已经在当下的语境下做到了最好。荣耀背后的故事作为新生代女团中的拓荒者和探索者,火箭少女注定将在中国偶像产业史上留下自己的高光故事,但荣耀背后,从来都不是坦途。火箭少女团综《横冲直撞二十岁》中,11个女孩一起穿着泰国校服筹办毕业典礼时,孟美岐讲道:这是她们错失的青春回忆。《横冲直撞二十岁》中,一切都很美好,她们在海滩上吹风玩闹、陪着长辈跳广场舞、一起穿婚纱拍闺蜜照、一起放风筝。但回首来看,两年成团时间里,吵吵闹闹的美好时光或许只是少数,更多的是一路走来的艰辛。在《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》开始前几日,火箭少女101官博发文表示因成员李紫婷近期患有突发性耳鸣,在问询医生建议并与李紫婷沟通后,决定遵从医嘱,李紫婷也将缺席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录制的表演环节,用特别的方式参与告别环节。在此之前,李紫婷曾在网络平台发布输液照,并配文“已经两天睡不着觉了,我坚持不住了”。粉丝虽然遗憾,但唯有祝愿早日康复。偶像组合面临的压力,远比想象中大,就像在韩国这种偶像更新迭代堪称神速的市场,不少练习生每天拼命练习舞蹈、歌曲,不顾一切只为出道,但出道并不是终点。出道之后,组合也要跑各种各样的演出、通告,还要去适应整个市场的舆论环境,一言一行都会被无限放大。对火箭少女而言同样如此,段奥娟曾发文称,一场彩排结束后已经接近早餐时间,紫宁微博发布的火箭少女合照中,几个人为了练习新舞蹈,每个人手臂、膝盖都伤痕累累。火箭少女中的11个女孩,在经历过三个月封闭训练后便走向了市场,被推到了舞台的正中央,或许除了吴宣仪和孟美岐,她们很多人对如何成为专业的艺人,都未做好心理建设,只能迎头而上。杨超越一直被认为是《创造101》甚至火箭少女中最大的受益者,但村花、锦鲤等热梗出圈的背后,她拥有知名度的同时也接收到了更多质疑声,之前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,当主持人问道:“你听过的夸奖你、最让你开心的一句话是什么?”她回答,最开心的是“骂我的人变少了”。就在今晚的告别典礼上,杨超越还在人间真实哭诉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”、“没想到会做女团两年”。无论荣光也好,心酸也罢,如今,她们已经正式告别两年限定的女团生涯。DT财经2020年4月数据显示,近一两年国内出道团体中除了RISE和新风暴,火箭少女以56.2的热度指数排名第三位,超越了NINE PERCENT、BlackACE、UNINE,而六个团中出道半年前后的热度变化情况里,只有火箭少女呈现出了明显上升趋势,其余多数热度走得都是下坡路。此外,与NINE PERCENT单人带货能力从2018年2月开始集体下滑相比,火箭少女成员消费影响力在同期走的则是上升路线。数据,便是火箭少女市场空间和价值最直观的证明,但限定终有期限。如今,很多粉丝已经开始担心她们解散之后的发展,客观来说,前路依然挑战重重。火箭少女时期,热度最高的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越三人走得都是多线发展道路,兼顾音乐与舞台的同时,三人在影视路线上也有所发力,如孟美岐的《诛仙》、吴宣仪的《斗罗大陆》、杨超越的《长安诺》《仲夏满天心》《且听凤鸣》等等。这其实也受限于国内娱乐产业的大环境,参考从TFBOYS走出的王俊凯、王源、易烊千玺以及从SNH48走出的鞠婧祎、李艺彤,最终也都走上了音乐、影视多栖路线。在韩国,御三家以及整个韩国娱乐产业能为偶像组合提供足够的生存土壤,且在韩国这样一个崇尚偶像文化的国度,仅以组合形式发展也能实现国民度,但在国内,工业体系尚未成熟,偶像文化辐射人群有限,艺人必须寻找更为多元的出路,才能长线立足。未来,11位女孩将不再是火箭少女的某某某,而是会以自己的名字去继续奋斗、向前,组合解散后,不管是走音乐、影视道路,还是继续做女团,她们都需要重新规划自己的方向。对组合中不少人而言,脱离腾讯系后,如果要从女团走向更大的市场,她们接下来将面临的市场竞争或许也将被放大十倍,甚至数十倍。届时,火箭少女时期的每一次公演、每一首作品、每一个代言,可能都是她们发展的基石。虽然有时候“一切过往,皆为序章”,因为前路还长,火箭少女时期,只是她们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的一段历程,但明天和前路,依然有无限可能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日韩无码视频在线播放_天天做爱直播视频_av日本视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再见,火箭少女101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uperpunto.com/article/81.html
有关热门【再见,火箭少女101】的标签